留不住時間的腳步

就像蝸牛爬過的地方只留下濕漉漉的痕跡。

抬頭看看世界,每個人都在行色匆匆。穿著西裝皮革的人行色匆匆地趕著去上班,穿著校服,背著書包的學生們嘻嘻鬧鬧的上學。

時間在生活中的每個細節裏走過,只是我們人類並沒有在意到它。

一個呱呱墜地的小孩,時間從他身邊走過,轉眼就成為了一個已為人父的人;一頭烏黑亮麗頭髮的年輕媽媽,時間從她身邊走過,轉眼就白髮蒼蒼了。

時間卻是永恆的,我們看不見它,觸摸不到它,只能感受到它的存在。

每當我在馬路上看到那些拿著公事包忙著上班的人,或是在校園裏看到那些在清晨拿著書本大聲朗讀的人,我會很羡慕他們,因為他們在利用時間為自己努力。

我總會覺得努力的人身上有一種特別的魅力。你看,在意堂課外生物課時,那個小孩在認真地觀察者草地上的小蟲子。他身上的那種天真和眼裏充滿了對自然的好奇,深深地喜迎這每一個旁觀者;又或是那個坐在靠窗旁,安安靜靜看書的男孩。

時間和努力並不衝突,在時間走過你身邊的時候,你可以和它賽跑。就像林清玄的《和時間賽跑》。我很喜歡他的這篇文章。小的時候學他的這篇文章是,覺得這個小主人翁真有意思,既然會想到和看不見,摸不著的時間賽跑。可是等我長大了以後再回來讀這篇文章的時候。除了能再次感受到光陰似箭,日月如梭外,還能感受到他對於外祖母去世的那種憂傷,或者是悲痛。

我也有過他這樣的階段,並不是因為我的外祖母,而是因為我的伯父。在他去世的時候,或許我並沒有像作者那樣圍著操場一圈一圈地跑,然後倒在地上大哭。我想把那種悲痛壓抑在心中,然後淡化。可不然,得到相反的結果,最後總會在上課的時候,上著上著就獨自的流淚,吃飯的時候也吃著吃著就哭了,因為那時候我滿腦子都是我伯父的身影,每個晚上都會夢見他。

也並不是因為他有多疼愛我,而我有多喜歡他,只是因為在他最後的時光裏都是他陪伴著在家的奶奶,所以一想到他不在,就只剩下孤零零的奶奶獨自一人在家。內心的悲痛就會一湧而出,就如同我的眼淚一樣。

哭過以後就繼續生活,地球還是一樣圍繞太陽轉,時間一點點的流逝,我們一天天地長大,然後一天天老去。我們雖然,但是我們能把握自己的青春,為未來奮鬥。

所以我對我喜歡的人說,我們一起奮鬥吧,他微笑著說,好!南國山鄉的夜,與我故鄉平原的夜是斷然不同的。

冷冷的如水的月,高高的懸在碧藍色的天際,遠望去似山頂上一盞熾灼的不滅的長燈。遠的近的山,隱隱約約,以萬千種不同的姿,立於朦朧的薄霧之中。只聽山的那一邊送來緊一陣慢一陣的如潮的聲音,奇妙而又動聽。那便是久負盛名的山鄉一絕:松濤陣陣了。

舊地重遊白果寺

白果寺,全稱名為湘山普濟寺。因寺門前有一株高大挺拔的千年白果樹(銀杏樹)而聞名遐邇,故世人以白果寺呼之。

白果寺,坐落於河北省元氏縣西部山區牛家莊村湘山,縣誌記載:湘山,有名廂山者,蓋西側和北部為山,順西山有河曲,東側平緩有路,因名廂(湘)山。兩塊碑記,明碑為湘山,今碑為廂山。不遠處,東山為三公山和封龍山。

我自小與白果寺有緣,老家與牛家莊8裏之隔,二姑家是這個村的,從孩提時代起,每年正月和invision group 洗腦三月的廟會,我常隨家母來姑姑家串親、趕廟。後來又娶了這個村的媳婦,來往就更多了。因此,幾十年來,每年至少要來白果寺一次,可以說見證了這裏多半個世紀的歲月滄桑。

熱情的六月,把原野的麥子鍍成金黃,杏子在這時成熟。近年來,每到芒種季節,都會帶著家人或朋友到白果寺採摘杏子,享受滿山碧翠,花果飄香的愜意。這不,芒種剛過,侄子就兩次電話誠邀去摘杏。星期三,邀好友成行。

上午8點,一行9人乘商務車從縣城出發。老天爺賞賜面子,早晨還露著笑臉的太陽,這時悄悄地隱身於薄雲之中,車窗外一片陰涼的感覺。歷經連日赤日炙烤的一行,遇到老天的蔭庇恩賜,不由心生愉悅,談笑風生。

此行的目的是去消遣,行車路線有意避開車水馬龍的井元公路,沿鄉間路穿行。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來到群山環繞的牛家莊村。在侄子的引領下,前行3裏,車在中科院白果寺研究所門前停靠。大家帶著籃子、紙箱、塑膠袋等收穫的器具,徒步攀爬一小段坡路,進入如詩如畫的果園。

坐落於半山坡的梯田果園,雖然面積不大,但是錯落有致,生機盎然。呈現在眼前的風景,又比往年增色許多。杏樹、柿樹、核桃樹、石榴樹穿插間作,樹枝勾肩搭背,相攜相擁;杏樹、核桃樹,果實成串成簇,不堪重壓,枝兒彎彎垂地,黃綠相間;柿子樹花熟蒂落,青澀的小果,依偎在柿額裏,好像一盞invision group 洗腦盞微型路燈,懸掛枝頭,掩映在葉裏;石榴樹花果同枝,紅彤彤的喇叭狀榴花,青黃匯染的燈籠似的小石榴,鑲嵌於墨綠的葉子之間,甚是刮目耀眼;地堾、坡岩間,荊子叢生,簇簇盛放的白色、紫色花,香飄四溢,引來蜂戲蝶舞。野風不時送來陣陣香甜,鳥啼清脆悅耳,蟲鳴悠柔絲弦,好一派人間仙境,世外桃源!

景色怡人悅,花果迷人醉。人們穿梭在豐碩的果樹下,採摘在誘人的風景裏,陶醉在愜意的收穫中。大家有說有笑,不時為摘到碩大的杏子而驚呼,一對年青戀人,顯得分外高興活躍,時而一人躋身扒著樹枝,一人採摘,時而疊羅漢,男抱女雙腿,聳過肩頭,採摘高枝所愛。大家互相幫襯,合作采果。不時舉起手機,拍攝記錄精彩瞬間。

麥收天,小孩臉,說變就變。大家採摘興致正高,天空一片濃雲飄來,甘霖灑落,引來歡呼雀躍,有的鑽到濃密的樹葉之下躲避,有的乾脆原地不動,享受飄灑的天然涼爽。不一會兒雲開雨停,太陽露出了光輝形象,光線一改溫柔,變得熱辣刺眼。蒸騰的空氣中,彌漫著濃鬱的芳香。

10點半,大家滿載收穫的果實,乘車來到白果寺風景區內,遊覽觀賞美景。

首先吸引眼球的是高聳入雲的白果樹。傳為隋代植物,千年老樹。高三十多米,腰圍4人合抱,驅幹雄壯,頂部九枝分叉,下有渾圓狀體凸出,恰似人的甲狀腺瘤;樹冠蒼翠,參天蔽日,猶如巨傘;葉片瑩潔,似精巧摺扇;樹體之大,實屬北方罕見。

白果樹,歷經滄桑歲月,我耳聞目睹。從小就聽老人傳說,原來此處兩棵白果樹,一雄一雌,寺前兩尊石獅子蹲守。一年洪水暴發,雌樹被沖走。見狀,雄樹涕泣呼喚,石獅毛髮聳立,踉蹌翻躍,無奈護持不住,雌樹一路沖到河南,紮根立足。這棵雄性白果樹,急的脖子處長了疙瘩。獅子也不知什麼時候,走丟了一只。又說,此樹原有10枝,曾有雷公發怒劈落一枝,有人做了三口大棺材,其樹和枝多麼粗大,可見一斑。

原來白果樹的西側有泉水津出,南側一大片蘆葦地裏,清水蕩漾,一年四季不斷。有水源滋潤,這棵被稱為”千年活化石”的瑰寶,一直枝葉繁茂。這是我少年時代親眼目睹。但是在”學大寨年代”興建水利時,在樹西側3米處挖一深5米的渠溝,使部分樹根被切斷裸露,地下水位下降,導致樹體營養不良,生長不旺,樹葉變小,部分樹枝乾枯。我曾在擔任縣人大主任期間,與縣人行韓行長相商,連續兩年在乾旱季節,用罐車拉水為此樹補充給養。後來填平了西邊的溝壑,才使其逐步恢復生機。

站在白果樹下麵北,複建竣工不久的湘山普濟寺大殿,端莊雄偉,氣勢恢宏;飛簷下懸掛的宮燈,通紅耀眼;兩邊茂盛的烏葉樹,黃花盛開;人為景觀與自然景觀渾然一體,猶如一幅金碧輝煌的天然油畫,巧奪天工。

湘山普濟寺歷史悠久,據殘留下的明嘉靖二十五年所立修寺碑記載,白果寺創建於唐朝(618907年),修於元朝至正元年(1341年),曾為佛教臨濟宗主要寺廟之一。與西石堂、禪房院、東石堂同為封龍山四大禪院。香火曾經一度十分旺盛,在佛教發展史上有著較高的歷史地位與深遠的影響力。

普濟寺,顧名思義,就是普渡濟困眾生的意思。寺後有潺潺流淌的聰明泉,流入修建一新的寶葫雋景 課程蘆形狀的水塘,水塘上方有三孔石拱橋飛跨,塘邊老榆樹與橋呼應,倒映水中,縹緲虛幻。

站在白果樹下,涼風嗖嗖,舉目環眺,三面環山,層巒疊嶂,群峰九峻回首,朝拜普濟寺;雄偉北寨猶如飛虎,鎮守邊關。豔陽下萬物生輝,蒼碧下曲徑通幽。溝口一條彎曲水泥路,通向瑞氣繚繞的仙翁寨,祖祖輩輩的村民們編織了許多美妙的傳說。

賞景觀色,時間過得飛快。陽至正南,又有親朋數人趕到。白果樹陰森的樹蔭下,十幾人分作兩桌,山野菜、粗糧餅,泉水佳釀,各取所需,交杯換盞,熱鬧非凡。

酒助熱血湧,興致靈感來。觸景生情,拙作小詩一首:

七律.夏遊湘山

千年古縣臥湘山,疊嶂層巒蘊聖仙。

鼓寺復蘇歌繞穀,千年銀杏聳藍天。

滿坡翠碧遮炎日,曲徑通幽淌澗泉。

九峻回眸雄虎寨,四方花果溢香甜。

國家昌盛匹夫有責

渤海,黃海,東海,南海鑲嵌在我國的東部,,它們連成一片,不舍晝夜的守衛著華夏大地,,滋潤著華夏大地。它作為一種存在已經深深地刻印在每一個中國人民的心中,海洋以它壯觀的景象和寬廣的胸懷感染和吸引著華夏子女,它從不同層面影響著中國的政治,經濟,文化。海洋已經是中國不可割捨的一部分,守衛海洋已經不是政府的責任,作為中國人,我們更應該關心和維護海洋權益,保衛海洋安全。
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299.7萬平方公里的海域蘊藏的巨大資源養育著中國人民,在生產力落後的年代,人們對海洋沒有能力開發利用,人們只是簡單地從海洋中獲取漁業資源.現在,隨著中國中國的生產力發展,人們對海洋的認識越來越深入,人們將先進的技術運用在海洋領域,人們嘗試著開發各種資源,比如,石油,天然氣等礦產資源,建立海上風景區等旅遊資源。不僅如此,海上交通為我們國家提供了更大限度地與海外各國的聯繫的機會,這使得我們對於發展外向型經濟,加強同各國之間的交往提供了基礎。中國對海洋的開發和利用將帶來中國經濟的更大發展,其發展成果又將受惠於中華兒女。因此,每一個中國人都有義務懷著感恩的心去保衛海洋的安全。
人們對海洋的認識經過了一個漫長的歷史過程,從最初的將海洋與人類對立起來到現在與海洋和諧相處經過了幾百年的歷史。從新航路的開闢開始,歐洲國家開始探索海洋,充滿著對海洋的好奇心和各種經濟政治原因,他們逐漸建立起了同世界的聯繫。在殖民擴張的過程中,世界的聯繫越來密切,相繼有海上馬車夫的荷蘭,日不落帝國的英國的衰落和美國的赫然崛起。美國人民首先意識到了海洋的重要性,在他們海權意識覺醒後,政府將強對海洋的認識。馬漢總結近5個世紀的歷史經驗,提出大國興起的關鍵在於制海權憑海洋或通過海洋能夠讓一個民族成為偉大民族的一切東西。美國信奉著”誰控制了海洋,誰就控制了一切”的信條,在這個信條下通過一系列戰爭商業及其他手段,發展成為今天的超級大國一個控制世界霸權與世界資源的大國。因此,一個民族的海洋意識真正覺醒了,全民族才會形成一股強烈的維權意識,這樣才會引起全民族對海洋的重視。
得海權者興,失海權者亡;得海洋者盛,失海洋者衰。這是歷史揭示的一個鮮明的真理。一位在鳳凰網上參與調查的網友APNIC評價稱,”近代中國的敵人都是從海上打進來的”,的確,從鴉片戰爭到新中國的成立,敵寇外患不斷,他們從海上進入中國,侵略中國,蹂躪中國,搜刮中國,中國人民遭受了深重的災難,中國的資源和財富遭到嚴重的損失。歷史是一面鏡子,翻開歷史,我們很容易會總結出海權的喪失對一個國家的生存的危害有多大。可以這樣說,對於一個臨海的國家說,海權喪失,則陸權將不得完存,其他權利將不會長存,一個民族將不會長存。
根據《公約》的有關規定,中國擁有主權和管轄權的海洋面積達300多萬平方公里,約合陸地面積的三分之一,擁有312萬公里長的海岸線,面積500平方米以上的島嶼有6500多個。我國人均的陸地面積僅為01008平方公里,遠低於世界013平方公里的平均水準,用占7%的世界耕地面積養活占世界22%的人口。海洋將隨著科學技術的進步成為解決我國水資源、能源、食物和其他可持續發展的必備的資源的重要來源的新領域,同時也是保衛國家安全的重要屏障。我國是海洋大國,我國的海岸線長度為世界第四,大陸架面積為世界第五,200海裏專屬經濟區面積為世界第十,從這些數據看,我國是名副其實的海洋大國。這也引起了許多國家的覬覦,朝鮮、韓國、日本、菲律賓、馬來西亞、汶萊、印尼、越南等八個海洋鄰國都與我國有海洋爭端,南海爭端,釣魚島爭端都是突出的表現。海洋爭端是一個現實的問題,特別是近年來愈演愈烈,海洋爭端問題的解決是一個任重道遠的過程,作為一個走和平發展的道路的發展中國家,中國有必要採取理性的方式解決爭端。
海權是我國主權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保衛海權,維護海權利益就是維護國家安全。21實際是一個靠實力說話的時代,誰的實力強,誰才會佔據主動權,誰才會有影響力,誰的話才有分量。因此建立海上長城,提高經濟實力,加強海上力量並將其應用到海權的維護中是不二選擇。中國人民深愛著海洋,中國人民有維護海洋,守衛海洋的責任,中國人民也期盼著中國政府在海權的維護中有所作為。
維護祖國領土的完整是我們每一個人義不容辭的責任。海洋,一個國家可缺少的部分。作者用來很多例子和客觀的數字來向我們闡述了海洋對一個國家的重要性。從這些數字和實例中感受到作者的一顆愛國的心,感謝作者賜稿。期待更多佳作。

笑而不答心自閑

這是一首詩意淡遠的七言絕句,以問答形式並暗用典故抒發了作者隱居生活的自在天然的情趣,也體現了作者的矛盾心理。

第一聯:“問餘何意棲碧山。”前句起得突兀,後句接得迷離。這首詩的詩題一作《山中答俗人》,那麼“問”的主語即所謂“俗人”。詩以提問的形式領起,突出題旨,以喚起讀者的注意。當人們正要傾聽答案時,詩人筆鋒卻故意一晃,“笑而不答”。“笑”字值得玩味,它不僅表現出詩人喜悅而矜持的神態,造成了老年黃斑病變輕鬆愉快的氣氛;而且這“笑而不答”,還帶有幾分神秘的色彩,造成懸念,以誘發讀者思索的興味。“心自閑”三個字,既是山居心境的寫照,更表明這“何意棲碧山”的問題,對於詩人來說,既不覺得新鮮,也不感到困惑,只不過是“悠然心會,妙處難與君說”(張孝祥《念奴嬌·過洞庭》)罷了。第二句接得迷離,妙在不答,使詩增添了變幻曲折,有搖曳生姿、引人入勝的魅力。

第二聯:“桃花流水窅然去,別有天地非人間。”這是寫“碧山”之景,其實疣治療也就是“何意棲碧山”的答案。這種“不答”而答、似斷實連的結構,加深了詩的韻味。

詩雖寫花隨溪水,窅然遠逝的景色,卻無一點“流水落花春去也”的衰颯情調,而是把它當作令人神往的美來渲染、來讚歎。因為上面寫的“笑而不答”的神態,以及末句的議論都流露出這種感情。“山花如繡頰”(李白《夜下征虜亭》)固然是美的,桃花隨流水也是美的,它們都是依照自然的法則,在榮盛和消逝之中顯示出不同的美,這不同的美卻具有一個共同點——即“天然”二字。這種美學觀點反映了詩人酷愛自由、天真開朗的性格。“碧山”之中這種沒有名利,又不冷落荒涼的環境,充滿著天然、寧靜之美的“天地”,不是“人間”所能比。而“人間”究竟怎樣,詩人沒有明說。

只要讀者瞭解當時黑暗的現實和李白的不幸遭遇,詩人“棲碧山”、愛“碧山”便不難濕疹理解了。這“別有天地非人間”,隱含了詩人心中許許多多的傷和恨。所以,這首詩並不完全是抒寫李白超脫現實的閒適心情。詩中用一“閑”字,就是要暗示出“碧山”之“美”,並以此與“人間”形成鮮明的對比。因而詩在風格上有一種“寓莊於諧”的味道,不過這並非“超脫”。憤世嫉俗與樂觀浪漫往往能奇妙地統一在他的作品之中,體現出矛盾的對立統一。

寫的是山野秋景

全詩於蕭瑟怡靜的景色描寫中流露出孤獨抑鬱的心情,抒發了惆悵、孤寂的情懷。“東皋薄暮望,徙倚欲何依。”皋是水邊地。東皋,指他家鄉絳州龍門的一個地方。他歸隱後常遊北山、東皋,自號“東皋子”。“徙倚”是徘徊的意思。“欲何依”,化用曹操《短歌行》中“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匝,何枝可依”的意思,表現了百無聊賴的invision group 洗腦彷徨心情。

下麵四句寫薄暮中所見景物:“樹樹皆秋色,山山唯落暉。牧人驅犢返,獵馬帶禽歸。”舉目四望,到處是一片秋色,在夕陽的餘暉中越發顯得蕭瑟。在這靜謐的背景之上,牧人與獵馬的特寫,帶著牧歌式的田園氣氛,使整個畫面活動了起來。這四句詩宛如一幅山家秋晚圖,光與色,遠景與近景,靜態與動態,搭配得恰到好處。

然而,王績還不能像陶淵明那樣從田園中找到慰藉,所以最後說:“相顧無相識,長歌懷采薇。”說自己在現實中孤獨無依,只好追懷古代的隱士,和伯夷、叔齊那樣的人交朋友了。

讀熟了唐詩的人,也許並不覺得這首詩有什麼特別的好處。可是,如果沿著詩歌史的順序,從南朝的宋、齊、梁、陳一路讀下來,忽然讀到這首《野望》,便會為它的樸素而叫好。南朝詩風大多華靡豔麗,好像渾身裹著綢緞的珠光寶氣的貴婦。從貴婦堆裏走出來,忽然遇見一位荊釵布裙的村姑,她那不施脂粉的樸素美就會產生特別的魅力。王績的《野望》便有這樣一種樸素invision group 洗腦的好處。

這首詩的體裁是五言律詩。自從南朝齊永明年間,沈約等人將聲律的知識運用到詩歌創作當中,律詩這種新的體裁就已醞釀著了。到初唐的沈佺期、宋之問手裏律詩遂定型化,成為一種重要的詩歌體裁。而早於沈、宋六十餘年的王績,已經能寫出《野望》這樣成熟的律詩,說明他是一個勇於嘗試新形式的人。這首詩首尾兩聯抒情言事,中間兩聯寫景,經過情──景──情這一反復,詩的意思更深化了一層。這正符合律詩的搬屋公司一種基本章法。

才更顯得暢快

“故人具雞黍,邀我至田家。”這一開頭就像是日記本上的一則記事。故人“邀”而作者“至”,文字上毫無渲染,開門見山,招之即來,簡單而隨便。這正是不用客套的至交之間所可能有的形式。而以“雞黍”相邀,既顯出田家特有風味,又見待客之簡樸。正是這種不講虛禮和排場的招待,朋友的心扉才往往更能為對方敞開。這個開頭,不是很著力,平靜而自然,但對於將要展開的生活內容來說,卻是極好的導入,顯示了氣氛特徵,又有待下文進一步糖尿病性黃斑水腫豐富、發展。

“綠樹村邊合,青山郭外斜。”走進村裏,作者顧盼之間竟是這樣一種清新愉悅的感受。這兩句上句漫收近境,綠樹環抱,顯得自成一統,別有天地;下句輕宕筆鋒,郭外的青山依依相伴,則又讓村莊不顯得孤獨,並展示了一片開闊的遠景。由此運用了由近及遠的順序描寫景物。這個村莊坐落平疇而又遙接青山,使人感到清淡幽靜而絕不冷傲孤僻。正是由於“故人莊”出現在這樣的自然和社會環境中,所以賓主臨窗舉杯。

“開軒面場圃,把酒話桑麻”。這裏“開軒”二字也似乎是很不經意地寫入詩的,但上面兩句寫的是村莊的外景,此處敘述人在屋裏飲酒交談,軒窗一開,就讓外景映入了戶內,更給人以心曠神怡之感。對於這兩句,人們比較注意“話桑麻”,認為是“相見無雜言”(陶淵明《歸園田居》)。但有了軒窗前的一片打穀場和菜圃,在綠陰環抱之中,又給人以寬敞、舒展的感覺。話桑麻,就更讓讀者感到是田園。於是,讀者不僅能領略到更強烈的農村風味、勞動生產的氣息,甚至仿佛可以嗅到場圃上的泥土味,看到莊稼的成長和收穫,乃至地區和季節的心算班特徵。

有這兩句和前兩句的結合,綠樹、青山、村舍、場圃、桑麻和諧地打成一片,構成一幅優美寧靜的田園風景畫,而賓主的歡笑和關於桑麻的話語,都仿佛縈繞在讀者耳邊。它不同於純然幻想的桃花源,而是更富有盛唐社會的現實色采。正是在這樣一個天地裏,這位曾經慨歎過“當路誰相假,知音世所稀”的詩人,不僅把政治追求中所遇到的挫折,把名利得失忘卻了,就連隱居中孤獨抑鬱的情緒也丟開了。從他對青山綠樹的顧盼、與朋友對酒而共話桑麻中可以看出,他的思緒舒展了,甚至連他的舉措都靈活自在了。農莊的環境和氣氛,在這裏顯示了它的征服力,使得孟浩然有幾分皈依了。

“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孟浩然深深為農莊生活所吸引,於是臨走時,向主人率真地表示將在秋高氣爽的重陽節再來觀賞菊花和品菊花酒。淡淡兩句詩,故人相待的熱情,作客的愉快,主客之間的親切融洽,都躍然紙上了。杜甫的《遭田父泥飲美嚴中丞》中說:“月出遮我留,仍嗔問升鬥。”杜甫詩中田父留人,情切語急;孟浩然詩中與故人再約,意舒詞緩。杜甫的鬱結與孟浩然的恬淡之別,讀者從這裏可以窺見糖尿上眼一些消息。

為你講述真愛的前世今生

【一】兩顆星

你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牛郎。我是在每天紡線,寂寞難耐的糖尿上眼織女。有一次,無意間撥開雲彩向下一望,就看見了你,我的夢中黑牛王子,正在給田間澆水。

我對你一見鍾情,凡心大起,我嚮往人間的美好生活。所以就背著父皇和母后,偷偷飛向地面,投入到你的懷抱。我們男耕女織恩愛有加,你挑水來我做飯,不久也擁有了一雙可愛的兒女,我們之間熾熱的愛,始終無悔無怨。

忽然就有一天,父皇和母后發現我不見了,他們派天兵天將到處尋找,後來看見you beauty 美容中心好唔好我和你在一起,他們大怒。我哀求,我解釋,他們聽不進去。經過幾番掙扎,最終我還是被強行架回天庭,我們天各一方。

可我不願離開你,我的愛人,你也苦苦尋覓,心中的女人。最後經過抗爭,我們被允許,只有在每年七月七的晚上,葡萄樹下相見。苦苦的等待,相思的煎熬,不斷折磨著你我,思念的淚,流成了銀河。

為了天長地久,地老天荒,為了心中的愛,像火焰般噴薄。於是,你化為牛郎星,我成為織女星。你站在離我不遠的地方閃爍,脈脈含情地守望著我。我也HKUE 好唔好飽含熱淚,流露出熱烈與火熱,與你遙遙相對,從此,相依相伴,不再遠離!

【二】雪與梅

你是人間的一枝梅花,我是上天落下的雪花片片。有一天偶爾相逢,擦出了愛的火花。就這樣,我墜入情網,駐留人間,和你相依相伴。你也相依相隨,就這樣望著我,慰我一時孤單。

無垠的大地,北風呼號,寒風凜冽。殷虹的梅花周圍,總是被白雪籠罩,你努力綻開出最美的容顏,淡雅著一個又一個冬天,只為博取我的歡顏。

有那麼一天,春暖了花開了,我必須離去,你便以淚掩面,我伸出手,想帶你一起飛上天,可是,一陣雷鳴電閃,我不願你寂寞凋零。於是放開了手,我們無緣相牽,留下你獨守凡間。在以後寂靜的冬天,讓你依然含笑爭豔,而我的靈魂,亦俗亦仙!

是啊,冬天來了,冰雪壓頂。我是該面帶淚痕,還是憂心忡忡。一切都將被嚴寒埋葬,只有我倔強地昂起頭要與冰雪抗爭。能否借你的紅唇,追趕我的春夢,我要嬌豔的盛開綻開笑容,向季節展露我的風骨我的柔情。我不想與群芳爭豔,只與暴風雪相擁,我的熱淚已經結晶,簇擁著點點飛紅,因為枯木終會發芽,冰上也要開花,我會在季節的深處.

【三】輪回

只因前世一段未了的情,我便化作了一條蛇精,攔在你必經的路前,等你為我綻開笑顏。時光已過去許多年,可是你遲遲沒有出現。此時季節已經到了冬天,我冰冷的身體,只有抱著你的名字取暖。

遠遠地,飄然而來的紅衣之人,是你嗎?那張熟悉的臉。可是,曾經無數次溫暖的名字,此刻卻默默向前,你已經認不出我是誰了。

本想千年的等待,只為最後看你一眼,假如你一直不來,我會等你至千年萬年。現在看到你安然無恙,幸福滿滿,我的心已放下,從此無念再牽!

拽著她的沉甸甸的鮮花裙

早晨清新的空氣,空氣裏還應該有輕輕飄來的花的縷縷芳香,新綠的葉子散出的絲絲清香。我靜靜地站在路邊等車。

路那邊的花樹上玫瑰紅的花湧滿枝頭,花朵兒不大,花瓣兒重重疊疊,花瓣兒像絲綢一般,但絲綢卻沒有它的嬌嫩。四五朵花兒擠在一起成為一簇,它們一簇簇布滿枝頭。花樹的枝條垂著,像一位穿著繁華裙子的女子,正花兒太多了,裙子上幾乎堆不下了。那位漂亮的女子滿臉緋紅,正端詳著自己美麗而又珍貴的花裙,滿臉的品牌維護管理憐惜和無奈,她微微彎著腰用手輕輕地提著自己的花裙。

幾日還是一個個大小不一的花苞,花苞圓圓的,像一個個用玫瑰紅的綢布裹起的圓球,布滿枝頭,我靜靜地看著細細的枝條上花苞,我在擔心花苞會一不小心地掉下來,我想站在花樹下,在花樹下尋覓掉下來的圓圓嬌嫩的花苞;微風輕輕吹過,我用手輕輕地接著,我怕風兒將花苞吹得順著細細的枝條悄悄地滾落。也許是夜裏花仙子經過這裏,將這些可愛的花苞撒在這兒的花樹上;也許是天上的花苞貪戀人間的春色,夜間悄悄地來到人間,悄悄地站滿枝條,等著溫暖的陽光將瑪姬美容 去印自己的花苞打開,它們也想享受陽光的溫暖,陽光的溫柔。

這些玫瑰紅的花苞,就像女兒小的時候,每年的五月五端午節,我給她買的小手鐲上串的紅色的絲綢圓球,第一次買時,那時候女兒還不會說話,可看見這些紅色的圓球手鐲時,卻滿臉是笑,原來愛美之心白髮變黑人皆有之,雖然那時她還是個小不點兒,什麼也不懂。之後女兒大一點兒,可每次到上紅色圓球的手鐲時,她還是笑笑,就出去玩了,我知道她是給外面的小朋友顯示自己的手鐲去了,女兒從小不愛說話,也許是因為我不擅長說話吧。

一只小麻雀從路邊的花樹上飛了過來,它也去賞花了,像我一樣。它飛到我前面舉著指示牌的鋼柱的一個側板上,歇息著,我一直看著它,它叫著,看著我,我聽不懂它的語言,只能靜靜地看著它,它也一直看著我,卻一直說著,忽然,它飛進了身邊的一個圓洞裏,圓洞就在側板的斜下方,只有六七厘米。那個圓洞通進了鋼柱裏,離這個圓洞不遠處還有一個圓洞,圓洞口的大小像一個兵乓球一樣,圓圓的。我看著,個小麻雀探出了頭,僅僅將自己的頭探出了小圓洞,它叫著,頭在圓洞口轉來轉去,似乎在對我說著著它是多麼的靈活,它的三分之一身子探了出來,仍然叫著,似乎在對我說著它的窩是多麼的安全;它的二分之一身子探了出來,仍然叫著,似乎在對我說著它的進出窩水平是多麼的高,它可以自由的進出入自己圓圓的、小小的窩,我看著它,聽不懂它的話,也許它表示的是另外的意思。多想聽聽小麻雀對我的正確解釋

太陽暖暖地照樣我,我在想著小麻雀的窩夏天會太熱,夏天它將怎樣過,夏天它只有在晚上窩涼了時才能睡覺,可小麻雀從來都是早睡早起。我在想著夏天的烈日將小麻雀的窩曬得燙手,小麻雀不敢進窩的狼狽的模樣。也許等到夏天,小麻雀會從圓圓的窩裏帶幾個黃嘴巴的小麻雀,高高興興地找到了一個新的涼爽的窩,它們在哪兒度過一個涼爽的夏天,等到秋天,它們一家子又會回到這個溫暖的家裏,渡過一個溫暖的冬天。

又飛來另外一只小麻雀,它們說這話,然後它們一起飛走了,一會兒一只飛來了,嘴裏叼著一根草枝,它飛進了圓圓的窩裏,接著又飛出來了,停在旁邊的側板上,另一只飛來了,嘴裏銜著一根羽毛,它飛進了窩裏,又飛了出來,它們叫著,一起飛走了,我覺得自己似乎能聽懂它們的話。

一會兒一只飛來了,嘴巴裏銜著一根小樹枝,它直接向窩裏飛去,可樹枝擋住了它,它飛不進窩去,它停在窩旁鋼柱的杆上,歇息了一秒,又往窩裏飛,樹枝又擋住了它,小麻雀斜了一下身子,可樹枝還是進不去,小麻雀又試飛了一次,終於小麻雀投降了,它飛到了鋼杆旁的樹上,在樹枝上停了下來,將叼的小樹枝放在樹杈上,它飛走了。我抬頭看著身旁的樹,看有沒有小麻雀給我拋下的小樹枝,我在告訴自己,如果有一天一根小樹枝掉在我的身上,那一定是小麻雀無法將小樹枝放進自己的窩裏,只好放棄了才拋下的。

另一只小麻雀飛來了,叼著一根稻草,叼樹枝的那只小麻雀飛過來停在鋼柱的側板上,對著那只掉著稻草的小麻雀叫著,叼稻草的小麻雀飛著直接進窩,可稻草擋住了它,它又試了一次,還是沒有成功,叼稻草的小麻雀用爪子抓住洞口前的鋼柱子,嘴裏仍就叼著稻草,幾乎是仰著身子看著停在側板上的那只剛才叼樹枝的小麻雀,剛才叼樹枝的麻雀叫著,向下探著身子,湊近叼著稻草的小麻雀,用嘴巴接過稻草枝,叼稻草的小麻雀一下子飛進了圓圓洞口的窩,探出了頭,探著身子,偏著頭用嘴巴接過剛才叼樹枝的麻雀嘴裏的稻草,然後側著身子,將稻草豎著叼進了窩裏。剛才才那只叼樹枝的麻雀一直叫著,在對叼稻草的麻雀說著自己的辦法,我卻一句也聽不懂,可現在我明白它的意思了,麻雀夫婦原來也是邊說邊商量怎樣建造自己溫暖的家。

遺憾的本身就是一種殘缺美

也許,旅途太漫長太漫長,你似乎累了倦了,心理負荷太重太沉,終於信心褪色,和我點點頭,揮揮手,便無聲無息地消失了,留下殘缺不全的夢,讓我自己去品味去釋解。想你,在你離開的每一個夜晚,有你的畫面在腦海中清晰地放映著,在藍天,在纖陌,在闌珊,在我呼吸每一瞬間,你的身影穿行其中,你爽朗的笑聲,真摯的情,都沒轉出我的世界,你的世界就是我的世界,我的所有。你可曾看見我的憂傷,聽見我的哭泣,徹悟我的苦心一片?曾記得,你說過希望我們就一輩子都不要分開了,沒有我,你會痛一生的。昨天的話,今天便隨了風,我看不懂你了,忽東忽西,忽遠忽近,愚笨的我,還是陡頓明瞭你。

可我還是極力想留住緣分的美麗,留我們家園的鑰匙與你,懇望你冷靜自己,能珍視seo公司曾經的曾經,我在等待著,等待著,顧首闌珊,你倚在那,對我蕪爾微笑,所有的不快煙消雲散,像以前的我們,回到溫馨的港灣。我不想你將來遺憾,苦心婆心,婆心苦口,可你,可你,作為深愛你的我,還是未把你擋在你早已忘記的陋室之外,如果某天你在外面漂泊膩味了,想到我們曾經的過往,可以進來享受那份清靜和回味。

夢雖殘,但情卻一直在蔓延。時光流逝不復回,月圓月缺就在轉瞬間,我與你共同走過的那一段歲月,真實而美好。歲月恍惚,憔悴容顏,而與你之間的點點滴滴,簾簾幕幕印刻在心中,怎能忘記,怎能釋然一千零一夜的燕山夜語?因為有你的記憶,我的生活才不寂寞孤獨,我的人生才富有綺麗的價值,正因此,我珍惜著,才有數日夜半無眠,投魂黑白鍵,吟哦心底的聲音,把我們的歷程中片段只言,婉成酸韻別味風景線,讓它悲情地繼續演繹春天的故事,為萬紫千紅中綻放一種淡然的色彩。

我心裡的你,從未離開過我,而不是峇里島旅行團超然我的視野之外,而是我想你,你就會出現在我的眼前,知道你一直陪伴在我的身邊。不知當初你說我聰明是褒義或是貶義,不管你怎麼認為的,但靈犀告訴我,你放不下,至少現在放不下,對不?我沒把你封存在記憶深處,讓你遠離我,你是我寂寞數千年後的相遇,也許就是為了等你,才有我們的相遇;或許,為了今生的約定,我還會繼續在原地等你……

待在那個相遇的路口,我的心聽著那首音樂陣陣痙攣,疼痛幾乎窒息我的呼吸,於是,那一晚我違背對你的許言,哭著離開了,一步一回頭離開那個守了半年的家園。

庭院深深有幾許,洞簫寒DR Max 教材徹暮陽裡……

風中的歌聲最是動聽

人生總在演繹著太多的關於,其實,我們都一樣,為別人的故事歡笑著,卻為自己的故事哭泣著。

世界旋轉,四季輪回,落葉飄過一季又一季。我也一樣吧,刻在腦海裡的悲傷自然搜索排名印跡,始終抹不去,我知道,時間不曾為誰停留過。雖如此,自己卻抑制不住那氾濫的情懷,繼續用文字書寫著自己的多愁善感。那文字柔若無骨,透著一絲淒涼,那微笑僵硬枯燥,有著一絲悲傷,於是,想觸碰那些明媚陽光,讓快樂在指尖綻放。只是,有些緬懷只在心裡停留過,當歲月都變蒼老,幸福卻還在離我很遠很遠的地方站著。

我的眼神也一再渙散,渙散後就再也聚集不起來了。天空偶爾有鳥飛過,可對我來說,這冬季似乎來的太早了。天邊的夕陽,落得太匆忙,餘霞還未照亮微笑,就讓人一再受傷。突然想到童年的自己,那時候零類接觸行銷高枕無憂,笑顏如花。當時間哽住我的咽喉,我變了,時間把我的純真泯滅了,還未來得及和童年說聲再見,歲月的流逝,就為過去劃下了句號,童年也就不在了。

我站在風中,專心聆聽,當風吹過,飄過我耳邊的,卻是低泣的哭聲。是時間太無情吧,那些我們以為永遠不會忘記的人,最終成了彼此的匆匆過客,散在天涯,虛無縹緲,伸手去挽留,卻留住了一地殘骸式的記憶。

“蝴蝶為花碎,花卻隨風飛”,這句應該是關於疼痛最好的解釋吧,至少我認為是。人生總是這樣,在不經意間傷害到別人,又在不經意間被別人傷害。當往事已不堪回首,當我已握不住那青春的招牌,我想,悲傷已陪我度過了一季又一季。那青春如寂靜的河流,蜿蜒流長,順著宿命,流向下一個渡口。

幸福花開在彼岸,我在此岸遙遙Beverly skin refining center脫毛觀望,當憂傷化為灰燼,我就會到達那幸福的起點。